欢迎您来到食品安全网,今天是

关注白领营养健康
您的位置:食品安全网 > 资讯 > 深度报道 > 正文

本网深度报道:“黑幼儿园” 为何屡禁不绝

2014-10-28 11:49 [来源]:未知
 

        写在前面

  七八十个平方米的屋子里挤着50多个孩子,室内空气污浊,孩子们共用一个卫生间,多个孩子用一盆水洗手……这样的幼儿园,就是人们常说的“黑幼儿园”。

  近几个月来,建邺区沙洲街道、秦淮区红花街道等地先后发现近20家这样的幼儿园。这些幼儿园未经教育部门注册,教师没有经过专业培训,严重存在卫生、治安、消防等安全隐患。多年来,我市对“黑幼儿园”的打击从未间断。去年7月,市政府还专门下文,在全市开展无证幼儿园综合整治。但记者采访发现,“黑幼儿园”依旧四处开花。

  隐患有目共睹,可为何整治多年效果仍不明显?连日来,记者进行了调查。

  A 城郊接合部开了大量“黑幼儿园”    

  “黑幼儿园”多藏身城郊接合部,这里房租便宜,流动人口积聚。流动人口普遍收入较低,有的甚至有两三个孩子。而“黑幼儿园”价格低、入托方便,因此在接合部地区有了适合的生存土壤。

  记者发现,我市秦淮、建邺、雨花台、江宁、浦口等区都有“黑幼儿园”,仅建邺、秦淮两区就发现近20家,接收了近千名幼儿入园。

  秦淮:11家“黑幼儿园”接收孩子约500人

  今年7月1日,有市民向本报信息热线4008885998反映说,秦淮区汇景家园有家“黑幼儿园”,租用两套民房,招了44个孩子。“幼儿园”设施简陋,消防、卫生等安全隐患很大。

  记者来到该小区7幢居民楼,一楼单元门上贴着“小星星幼儿园”标牌。进入一楼楼道,门对门两套中套房屋大门敞开,门上贴着许多孩子的照片,挂在其中一扇门上的黑板上写着:即日起收7月份学杂费,每月450元;书杂费小班70元、大班90元……

  记者看到,两套房屋里都坐满了孩子,还不时有家长送孩子前来。小区居民介绍,这个“幼儿园”开张不久,一开始只租了一套房子,随着孩子越来越多,经营人员又将对门一套房屋也租了下来。

  “幼儿园”一名女子毫不避讳地说:“我这个确实是‘黑幼儿园’,但我爱孩子,平时也非常注重安全。要关闭也可以,我们这一带‘黑幼儿园’不止我一家,要关大家一起关,要一视同仁。”

  秦淮区教育局工作人员说,教育部门和街道对这家“小星星幼儿园”整治过多次,但创办者往往换个地方又继续违规办园。

  记者采访获悉,秦淮区红花街道辖区共有11家这样的“黑幼儿园”,违法接收学龄前儿童500名左右。

  建邺:7家“黑幼儿园”接收孩子约400人

  今年9月开学以来,不断有市民向本报反映,称建邺区沙洲街道一些小区居民楼里,冒出了不少“黑幼儿园”,严重影响居民生活。

  记者来到沙洲街道清荷园北园小区,刚进小区大门就看到8号居民楼101室窗台上放了不少童鞋,屋内不时传来嘈杂声,这里是“金太阳幼儿园”。

  “幼儿园”大门除了装了道栅栏门,没有保安。一名自称园长的女子说,他们“园”约80平方米,分小班和中班,共有40多个孩子,每个孩子一个月的保育费及午餐费共计400元,比附近公办园便宜一半还多。

  在清荷园北园旁的莲花家园小区6栋楼下,也有家“黑幼儿园”。“园长”说,她的“幼儿园”已开办了十几年,不久前因为拆迁,才搬到这个小区,目前已接收80多个孩子。

  据了解,沙洲街道辖区共有7家“黑幼儿园”,违法接收学龄前儿童400名左右。

  “黑幼儿园”在多地普遍存在

  除了上述两区存在近20家“黑幼儿园”,记者查阅近两年来群众举报线索以及媒体曝光材料发现,“黑幼儿园”在各区都大量存在:

  2013年5月,鼓楼区发现一所“黑幼儿园”,200多平方米房屋内挤进170个幼儿;

  2013年7月,市民举报浦口区泰来苑小区有“黑幼儿园”,创办者称“幼儿园”已办了8年;

  2014年6月,市民投诉雨花台区一家“小宝贝幼儿园”噪音扰民;雨花台区铁心桥街道查处一家“黑幼儿园”,发现“幼儿园”只有一只灭火器;

  2014月10月20日,栖霞区工商所查处胜利村一家“黑幼儿园”,发现幼儿只能席地而睡;

  ……

  “黑幼儿园”多藏身城郊接合部,这里房租便宜,流动人口积聚。流动人口普遍收入较低,有的甚至有两三个孩子。而“黑幼儿园”价格低、入托方便,因此在接合部地区有了适合的生存土壤。

  记者发现,我市秦淮、建邺、雨花台、江宁、浦口等区都有“黑幼儿园”,仅建邺、秦淮两区就发现近20家,接收了近千名幼儿入园。

  B“黑幼儿园”安全隐患触目惊心

  秦淮:11家“黑幼儿园”接收孩子约500人

  今年7月1日,有市民向本报信息热线4008885998反映说,秦淮区汇景家园有家“黑幼儿园”,租用两套民房,招了44个孩子。“幼儿园”设施简陋,消防、卫生等安全隐患很大。

  记者来到该小区7幢居民楼,一楼单元门上贴着“小星星幼儿园”标牌。进入一楼楼道,门对门两套中套房屋大门敞开,门上贴着许多孩子的照片,挂在其中一扇门上的黑板上写着:即日起收7月份学杂费,每月450元;书杂费小班70元、大班90元……

  记者看到,两套房屋里都坐满了孩子,还不时有家长送孩子前来。小区居民介绍,这个“幼儿园”开张不久,一开始只租了一套房子,随着孩子越来越多,经营人员又将对门一套房屋也租了下来。

  “幼儿园”一名女子毫不避讳地说:“我这个确实是‘黑幼儿园’,但我爱孩子,平时也非常注重安全。要关闭也可以,我们这一带‘黑幼儿园’不止我一家,要关大家一起关,要一视同仁。”

  秦淮区教育局工作人员说,教育部门和街道对这家“小星星幼儿园”整治过多次,但创办者往往换个地方又继续违规办园。

  记者采访获悉,秦淮区红花街道辖区共有11家这样的“黑幼儿园”,违法接收学龄前儿童500名左右。

  建邺:7家“黑幼儿园”接收孩子约400人

  今年9月开学以来,不断有市民向本报反映,称建邺区沙洲街道一些小区居民楼里,冒出了不少“黑幼儿园”,严重影响居民生活。

  记者来到沙洲街道清荷园北园小区,刚进小区大门就看到8号居民楼101室窗台上放了不少童鞋,屋内不时传来嘈杂声,这里是“金太阳幼儿园”。

  “幼儿园”大门除了装了道栅栏门,没有保安。一名自称园长的女子说,他们“园”约80平方米,分小班和中班,共有40多个孩子,每个孩子一个月的保育费及午餐费共计400元,比附近公办园便宜一半还多。

  在清荷园北园旁的莲花家园小区6栋楼下,也有家“黑幼儿园”。“园长”说,她的“幼儿园”已开办了十几年,不久前因为拆迁,才搬到这个小区,目前已接收80多个孩子。

  据了解,沙洲街道辖区共有7家“黑幼儿园”,违法接收学龄前儿童400名左右。

  “黑幼儿园”在多地普遍存在

  除了上述两区存在近20家“黑幼儿园”,记者查阅近两年来群众举报线索以及媒体曝光材料发现,“黑幼儿园”在各区都大量存在:

  2013年5月,鼓楼区发现一所“黑幼儿园”,200多平方米房屋内挤进170个幼儿;

  2013年7月,市民举报浦口区泰来苑小区有“黑幼儿园”,创办者称“幼儿园”已办了8年;

  2014年6月,市民投诉雨花台区一家“小宝贝幼儿园”噪音扰民;雨花台区铁心桥街道查处一家“黑幼儿园”,发现“幼儿园”只有一只灭火器;

  2014月10月20日,栖霞区工商所查处胜利村一家“黑幼儿园”,发现幼儿只能席地而睡;

  ……

  C “黑幼儿园”为何屡禁不绝

  原因一:

  流动人口集聚,一些人办“黑幼儿园”牟利

  “黑幼儿园”多在流动人口多的区域内出现,他们招收的主要对象就是流动人口的孩子。如沙洲街道区域内,自从去年莲花村经济适用房、安置房交付后,因为房租便宜,有两三万流动人口来此居住,他们的子女需要有人看管,于是一些人看到商机,办起幼儿园赚钱。

  原因二:

  教育资源不平衡,“黑幼儿园”有空可钻

  城郊接合部教育资源匮乏,如红花街道辖区公办、民办幼儿园只有8家,只能满足本地居民的孩子入托,对流动人员孩子已没有富余的接待能力。特别是在红花街道北部地区,竟没有一所正规幼儿园,这也就给了“黑幼儿园”有空可钻。

  原因三:

  家长安全意识淡漠,只图便宜不考虑安全

  记者在采访中多次与前来接送孩子的家长聊天,当问到“失火”、“安全”、“卫生”等关键词时,绝大多数家长回答都是:“哎呦,没想到。以为有人看管,应该很安全的。”

  正因为家长们安全意识淡漠,导致“黑幼儿园”不愁生源,越开越多。

  D从源头抓起 打击“黑幼儿园” 应能见效  

  记者发现,由于多头管理、责任不清、宣传不够等因素,导致“黑幼儿园”虽经多年打击,但依旧屡禁不绝。一位业内人士说,“黑幼儿园”对社会、家庭危害极大,应引起政府高度重视,打击取缔已刻不容缓。

  将“黑幼儿园”监控纳入网格化管理

  “黑幼儿园”的出现一般要经过租房、装修、招生、生源扩大等多个阶段,在刚刚起步时就介入干预,最容易成功。一旦举办者投入大量资金,同时又有数十名孩子入园,此时再想取缔难度就增大很多,不仅举办者抵触,很多时候家长也会不理解,产生对立情绪。

  我市各街道已全面开展网格化管理,可将“黑幼儿园”纳入管理内容,以便及时掌握信息,将隐患化解在萌芽状态。

  加大政府惠民举措,让更多家长了解惠民幼儿园

  记者了解到,我市为解决中低收入人群子女教育(含流动人口),出台了一系列惠民举措,其中针对幼儿教育就推出一批惠民幼儿园。记者注意到,惠民幼儿园学费有的只比“黑幼儿园”高出两三百元,如果是困难家庭还可给予50%优惠,每年还能申请一定比例的伙食补助,也就是说,真正的困难家庭孩子,上惠民幼儿园比上“黑幼儿园”花钱还要少。

  然而,记者采访中发现,这些惠民举措很多外来人员并不知晓,在沙洲一家“黑幼儿园”门外,一位王姓家长就说,他知道不远处有家公办幼儿园,但他看到幼儿园漂亮的楼房,首先想到的是自己是外地人,没有本地户口孩子肯定进不去;另外这样的幼儿园价格肯定高,他承受不了,所以他带着孩子直接就来到这家便宜的幼儿园。

  建邺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沙洲附近已开了两家惠民幼儿园,完全有能力接受“黑幼儿园”里的孩子,他们正在调查摸底,向家长们宣传,希望送孩子来惠民幼儿园上学。

  明确责任,真正做到联合执法

  目前,我市对幼儿园的管理牵涉多个部门,属地化管理归街道,行业属于教育,安全归口公安和卫生,校舍属住建,经营又归工商管,大家各管一块反而成效不大。教育界有关人士表示,解决无证幼儿园问题,应明确责任主体,出现问题要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。同时,采取“堵疏结合”。由区级政府牵头成立街道、教育、卫生、公安等部门组成的联合执法机构,对无证幼儿园进行逐一排查,整改达标的,颁发社会力量办学许可证,整改后仍未达标的,坚决取缔。

  “管理者都称取缔难,我认为‘黑幼儿园’的源头是在违法办学者身上,管住他们自然就没有人敢再开了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说。